希鱼

踮起脚尖亲吻你所珍爱的一切。

【安雷】我的alpha男友是水做的

非典型abo
咕咕点的双画手&同居 @咕咕咕咕孤傲豹子 美丽咕咕小姐么么叽你是世界上最可爱的豹几
从七月拖到八月八月拖到九月九月拖到十月觉得自己也是很棒棒哒了

事实上我感觉大部分都是学pa……orz

非典型哭包安(?)   许久不见的沙雕
5k+

没有车但我们依然走链接↓

我们可以从受害者嘉德罗斯那昂长的省略号中读出多少辛酸与泪与哲学

补档走微博

——FIN——

安迷修:雷狮你是个狼人。
  
   

哇,拿到了就好!一个大口亲亲么么哒!


沐子兮:

匆忙一个简陋的repo
@希鱼

对不起我手机版不会插图片qwq
终于收到了然后在大太阳底下跟舍友一起去拿的!!!(顺带感谢舍友没嫌弃我orz)
包装的超级好没有破损的地方!(小声逼逼一下学校快递暴力运输)
里面纸张摸起来的手感也炒鸡棒!吧唧可爱明信片可爱本子也可爱!!!(原谅我词穷了orz忽略一下糟糕的背景吧qwqq)
吧唧在光线下会有亮晶晶的小星星!炒鸡好看!
还有再表白一波画图的各位老师还有【重点】希鱼老师!谢谢您带来这么好的安雷酱!!
最后:安雷is rio!

开业鼓掌,抢光jw👏!

🔜Achi🔙:

从今夜开始,我们以wsjw为目的而建立的和神秘咖啡厅联手的湖北茶餐厅,今晚正式开业了!

艾特亲亲茶馆成员!!——
@🌸lucidly candy🍬 方糖花草茶(店主)
@daraaaaa13 冰雕蜂蜜饮
@yaruto_蓝莓兔气泡水
@青灵不柠🍋 青灵气泡饮
@希鱼 希望鱼翅汁
还有我的芝士achi茶

我们的口号是,不抢光jw周边决不罢休!!(????

【安雷】什么?你雷是个omega?!

娱乐圈论坛体abo
Alpha安×被当做Alpha的Omega雷
双演员

前文链接→      
我就不信我战胜不了这个手机了,我又重发了一遍希望这次超链接能正常orz,可惜了我的评论1551请再评论一遍? (什么)

***



天生丽质难自弃可惜吃啥我都不腻

————TBC————

好久没更了有些手生orz最近太忙了下一更我们依旧缘见

如果去sp场贩购买橘味汽水的朋友们请看一看这条博

由于我的疏忽,本子内封上传成了未修改版本,psd模式我的手机查看不了,于是当时直接把茶几传给我的文件转发给了工作室,昨天才发现文件给错了。我已及时与工作室联系,后面印的,及通贩的本子将会进行修改,是正确的内封。所以在网上购买的朋友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但场贩的本子由于已经印出,无法再修改。

未修改和修改的区别不大,总体差不多,仅是微调,不过看起来更美观。我的手机被偷了,这个手机不是我的也没有存图,没办法放出来给大家做对比……如果不嫌麻烦的话可以点开本宣图放大看看内封orz

如果在意的话请谨慎购买

有什么问题可以在评论里问我,但请在十二点二十之前,最近真的忙疯了没什么时间……对不起。

刚刚爸爸被检查出了肿瘤要做手术,手机也被偷了,快要崩溃了,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不想失去我爸爸,对不起,我可能

  

   

谢谢大家,就不一一回复啦,我会调整好心态,照顾好他(最重要的是别惹他生气了……)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

【安雷】寻轨觅迹

西方魔幻世界pa
骑士安×魔法师雷,年下年下年下,年龄差十岁,He
↑根据情节发展待补充。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
  
  
09.

 
   
   雷狮点燃一支烟,夹在指间,却没有送到嘴里。天已经升起一边白蒙蒙,房里还是暗的,塔里也没有日光。雷狮的眼睛在昏暗中微闪,不知在思索些什么。他身边空荡荡一片,雷狮依稀记得自己睡着前还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想来怀抱的主人已经被卡米尔带走了吧。他动动身子,臀錷部不小心和布料蹭到一起,又痛又麻,不仅臀錷尖,内侧也被磨破皮了。身上很干净,被人仔细清理过。

   
   雷狮穿戴完毕后就走了出来。这里是顶层,除了他和卡米尔没人会上来,所以没必要带面具。雷狮厌恶面具,戴上它就好像变成了别的什么人,而他只是他,肮脏堕落也只会是雷狮。但是不戴的话,他的容貌特征会传到雷王国去,他可不想这么早暴露,他虽恢复了魔力,但魔女的诅咒还在继续——

    
   “大哥,他对诅咒……有用吗?”清秀少年在雷狮后面站定,红色的围巾掩去了他的半张脸。

   
   被冻住的心软了一半,那种寒冷的感觉也不知所踪了,想说没用都难。雷狮说有点了点头,站了一会儿腿有点疼,便坐到了沙发上,卡米尔再看他成了俯视,视线在他锁骨处的红痕上一点而过。

    
   “你认识他,对吗?卡米尔。”黑发男人鹰一般锐利的目光落到少年身上。

   
   “对。”卡米尔面不改色。“在十年前。”
    

   “为什么不告诉我?”
    

   “并不知道大哥你十年前会对这种充满正义的人……感兴趣。”
    

   “……”他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爱这种东西只会成为拖累,只会让无懈可击的封闭天空豁开一个口子,令人有机可乘,所以他才会选择扔掉。

    
   “那安迷修现在怎么……”
    

   “把他关在地牢里。”雷狮对于安迷修有一种微妙的感情,既想让这个人留在身边,又害怕他改变现在的自己,于是向后一挥手,“等诅咒复发再把他叫来。”

     
   卡米尔站在原地,没有动,看了他好久,才缓缓躬身,往门外走去。在他关上门的那一刹那,他说:“大哥,失去了爱的人,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

    
   “请您,把它找回来。”
   

   门将少年刻意压低的声音阻隔在外,当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消失时,雷狮猛地眯眼,狠狠踹在脚边的桌上,桌子上前滑行几十米,嘭的撞到门,停住了。
     
       
    
    
    
  
     
   “如果你想恢复力量,就必须付出代价。爱与恨,你必须从中舍弃一个来换取,这是魔女的交易规则。”

   雷狮张了张唇,给出了一个答案。

   于是爱从他身上消失了。

   他向往自由,皇宫不能给他铐上手铐,神明也不能给他锁上脚链。

   但仇恨可以。
  
   
  
    
  
      
     
   安迷修在地牢里待了好几天了。那天他说的话雷狮竟然还记得,真的把金放走了。他们没有收走他的随身物品,那双手铐依然铐着。他没有想过逃跑,虽然这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这间地牢里只剩下安迷修一人。他在亮光中闭着眼睛坐了很久,然后用骑士圣殿专用的通信石发送一条信息:已找到L。

    
   做完这件事,安迷修的生活就变得无比单调,每天吃饭,冥想,修炼,睡觉,然后再吃饭,冥想,修炼,睡觉,如此循环,并并不觉得枯燥。

   
   雷狮问过卡米尔安迷修收有没有可疑行为,卡米尔说完全没有,无比正常,雷狮哦了一声就去忙别的事了。

   
   魔女的出现在十天后一个无星无月的夜晚。

   
   少女哼着陌生的童谣,踏着欢快的脚步,轻盈地迈到棕发的英俊男人面前。
    

   “嗨,先生。”她微笑着打招呼,尾音上翘,透露着愉悦的信号。
   

   安迷修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一位黑发的小姐,模样灵秀,怎么看怎么可爱。但他还是提起警惕之心,因为先者现在不是饭点,再者每次来送饭的人不会跟他说话。“您是?”安迷修礼貌的问。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剥夺了爱,他竟然会把你关到地牢里。”少女没有回答他,自顾自笑了一会儿,冲安迷修眨眨眼睛:“初次见面,我叫凯莉。”

    
   “……你什么意思。”出现了。安迷修危险地眯起眼睛:“星月魔女,凯莉小姐。”

    
   “哎,别紧张啊——我只是想来看看最近一个与我交易的人有没有打破我的诅咒。不过显而易见——没有。”凯莉含笑看了看安迷修,对方的脸被光晕得不很真实,“我没什么意思啊,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你不是早就猜到他和我做了交易吗?”她走近一步,压低声音,很害怕被人听到似的:“他把他的心割成了两半,把供养着爱的那一半给了我,来换回他的力量。”

   
   安迷修骤然瞪大眼睛。

   
   “他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凯莉小声说完,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安迷修因震惊而微微颤抖的脸,满意的不行。“他每天在冰冷中醒来,又在冰冷中睡去,他的世界没有一丝温度。因为他抛弃了爱,抛弃了神明,于是世界关闭了为他敞开的门。”
    

   “究竟是什么……让他渴望力量,到这种地步。”安迷修喃喃。
   

   “而你,你是他唯一的出路,你是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桥梁,为什么他单单忘记了你一个人?”凯莉眯起眼睛,似是在诱惑:“你是他曾经的所爱之人,你可以影响他的情绪,可以杀死他,而他不能动你分毫。这是我给予你的能力。”

     
   “如果你想……我现在就可以打开你的手铐,带你上顶楼,找到他——”

    
   “我不会那么做的。”安迷修冷冷道,“非常感谢您能告诉我这一切,但我并不打算杀他。”

   
   “哼,无趣。”凯莉眸中的光暗下去,“看来白跑一趟啦……等等。”她使劲嗅了嗅,表情忽然变得饶有趣味:“正义的灵魂怎么会有信徒的味道……你该不会喜欢雷狮吧?”

    
   安迷修一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凯莉爆发出一阵大笑,甚至笑弯了腰!她边笑边擦眼泪:“太好笑了!太有趣了!这比杀他有趣多了!”她笑了好久,好不容易笑止了,她又道:“他日日夜夜痛苦,而你什么也做不了,连这小小的地牢也出不去——我帮你吧,你只要和我做一个交易,我保证你可以得到他,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

   
   “不需要。我说是想出去,我早就出去了。我会自己靠近他。神爱世人,但并不眷顾每一个人,如果神束缚了他的脚步,那我就自己走到他身边去。”

   
   “无知又无畏的年轻人。”凯莉脸色阴下来,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回头望了望,脸色一变,用魔力逼成隔音罩对安迷修说了一句话,然后飞快的消失在黑暗中了。
  
  
     
   
   

   
   凯莉走后,安迷修才发现雷狮不知何时站在后面,一双眼睛亮如星光,眼神却晦涩不明,鹰一样地直勾勾盯着他许久。安迷修有些生气,为什么要放弃爱?为什么要折磨自己?力量就那么重要吗?将自己的情感生生剥离,一定很难过吧。

   

   “出来。”雷狮先行一步,地牢的门锁在他背后掉落。

  
   安迷修跟出去。

   
   雷狮走在前面绕了好几个弯,安迷修只能靠听脚步声来跟上,两个人都没说话,默契的对那天晚上的事缄口不言,走着走着,夜风突然轻轻打在面颊上,安迷修一怔。头顶出现了鸟扑扇翅膀,耳边出现了树叶沙沙的响。
   

   雷狮带他出了塔。

   
   雷狮的背削瘦,单看身形很单薄,如果不自报大名,绝不会有人想到他是各大圣殿追查对象L。安迷修想,他有信仰,他有正义,而他是邪恶,他是魔女在人间的代言人,可是剥离这一切,他们不过是一个人。既然是人,怎么能克制住自己的情感呢?他爱,爱了这么多年,克制不住,却在前几天动摇。他错了么?他错了罢。
    
  
   长在心上的花说,它骗了你。
     

   他们停在一片花田。
   

   微风拂过,花香四溢,大片紫色的蝴蝶花随风摇曳,雷狮立于紫色之间,眼底伸出枝桠,紫色的花随枝生出,竟比开得繁盛的蝴蝶花海还要美丽几分。他蹲下身,碰了碰一朵紫花,那紫花竟闭合了花瓣 开始颤抖起来,很害怕似的。

    
   “我想碰到它。”雷狮回头看安迷修,“接吻就能做到了吧。”
   

   安迷修走过去,所经之处花儿沙沙作响。他在雷狮身边停下,单膝跪地,手轻轻搭上他的脸,他没有拒绝。“闭眼。”安迷修说。

   
   雷狮没有闭合他的花,蝴蝶依然轻轻落到了他的唇上,钻进口腔,纤盈飞舞,月亮从他背后钻出,莹莹柔柔,浇灌花朵。远方的瀑布冲进河流,急促的水流变得轻缓起来,叮叮咚咚,清澈见底。细细的清泉变得有些模糊,水雾蔓延于泉面,绿色的藤蔓奋力生长,恍若仙境。
   

   他的脸变得模糊起来。安迷修的手指在雷狮的脸上轻轻蹭过,点到为止,退了出去。“你再试试。”他逆着光,背后近近的一轮圆月,温柔的眸与温柔的光融为一体。雷狮看着他,说好,手指挨上花瓣。花停止了颤抖,徐徐展开。
   

   “……谢谢。”
  

   “不用。”安迷修笑,“你喜欢这花?”

  
   “不,我不喜欢。”雷狮轻抚花瓣,低声道:“我母亲喜欢。”
   

   雷王国三皇子的生母于十年前去世。安迷修沉默了。他用一朵花和一只花茎做了一个指环,雷狮下意识把手缩到背后。“知道你不会要的。”安迷修无奈地说,把指环套在右手无名指上,把手伸到雷狮眼前,笑着说:“你看,套住了。”

    
   孤独吗?寒冷吗?那我便把自己套住,永远站在你身后。
   

   雷狮站起身,往回走,装作没有听懂安迷修的话里有话。安迷修身后喊他:“雷狮——”你也喜欢我,不是吗?

    
   雷狮脚步一顿,没有回头:“盛开的花很美,但折断的花会枯萎。”

    
   安迷修也站起来,凝视他的背影,脑中突然浮现出魔女凯莉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爱他,比杀他,更令人痛苦。

    
   “不过是一个保鲜魔咒的问题。”安迷修小声嘀咕。
    
    
       
   
   
  
————TBC————

终于有进展了orz这篇会更得比较慢了,我先搞论坛体(抹泪)我再也不两个连载一起开了
还有我没事,我感觉我只是患上了开学综合症(。)

小广告:(橘味汽水)预售链接
  
  

【安雷/r18】寻轨觅迹

西方魔幻世界pa
骑士安×魔法师雷,年下年下年下,年龄差十岁,He
↑根据情节发展待补充。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r18注意:魔法杖play,非插入式xing行为,咬,一方无爱先xing

***

08.

没有人写()()擦ru头就自割腿肉了orz
备份↓
我真的不会写肉
   
   
————TBC————

小广告:(橘味汽水)预售链接

【安雷】什么?你雷是个omega?!

娱乐圈论坛体abo
Alpha安×被当做Alpha的Omega雷
双演员

前文链接→  

本章有女装攻注意!女装攻注意!女装攻注意!
请注意避雷

***

    

我知道一定会被屏所以直接走链接

备份(有点糊)

————TBC————
   
要逐渐揭露狮狮是个omega了!
(我真的好喜欢狮狮的新衣服……!)

小广告:(橘味汽水)预售链接
  
   

【安雷】寻轨觅迹

西方魔幻世界pa
骑士安×魔法师雷,年下年下年下,年龄差十岁,He
↑根据情节发展待补充。

对不起我估算错了下一章才是那个啥orz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
   
  
07.

   
   一进塔,安迷修的眼睛就失明了。这里太暗了,只有能力者的视力才能看清黑暗,而那对手铐好像不仅有压制魔力的作用,还能限制能力者的五感。安迷修被带着转了好几个转,七扭八弯的足够绕晕一个人。很安静,太安静了,安迷修没有听到任何杂音,耳边只有脚步落地的声音。走了很久,眼前才现出一点光亮,官兵把他往前一推。
   

   ——啪嗒。
  

   他跌入光源。

  
   
    
    

   所幸光不是很亮,眼睛刺痛了一瞬就恢复了的正常,没等安迷修观察一下环境,一个熟悉又诧异的声音响起:“安哥?”

   
   安迷修循声看去,一个金脑袋晃过来,湛蓝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你也被抓来啦?”安迷修皱眉:“金?你怎么在这儿,你没跟其他人在一起吗?”

   
   “其他人也被抓来了,不过他们都被放走了。我听你的话,在房间里待着,没有出去过。”金为自己辩解:“我在房里待的好好的,突然有一个人过来敲门,说是来查房的,我开门后他不由分说的绑了我,我奋力反抗,但打不过他,他就把我劈晕了,醒来之后我就在这儿了。”
   

   “安哥你是怎么过来的?”金一脸好奇。

    
   年轻的骑士圣殿分殿殿长看着金发少年纯真的脸,顿住了。他总不能说是自愿跟着雷狮的手下过来的吧?他咳嗽一声,道,“这就说来话长了。”

    
   “待会儿黑发小姐姐可能又要来说教啦,我被抓来时她就跟我讲了一大堆。”金双手托腮,没多问安迷修,嘟囔道:“我和圣殿的人一起听的,现在他们都走了,我却还被关在这儿,明明我是第一个来的。”

    
   安迷修不禁失笑,心想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性,计较这种毫无得失的问题。他拍拍金的头,安慰道:“我们会出去的。”

    
   “嗯!我相信安哥!”金的眉眼上扬起来,生龙活虎又干劲十足的样子,安迷修又问道:“那个黑发小姐姐跟你们说了什么?”

    
   “她说我们不是信徒,不可以踏入这片土地,不然会被诅咒。只有信仰L,才能在这里存活。”

     
   “他们是怎样判断一个人是否是信徒的呢……”安迷修眉头紧皱,陷入沉思,忽然回想起他献唱时有人在台下喊“L的味道”。脑中灵光一闪,他猛地抬头:“味道!是味道!”

    
   “啊?什么?”
    

   “信仰L的人身上会散发一种味道,这种味道也许L的相似,也许就是L的味道。总之他们凭味道识人。”安迷修露出一个很迷人的微笑,“另几个圣殿的同僚已经成为了信徒,于是看守们便放他们出去了。原来这就是布莱尔国有进无出的原因。”

     
   “可是我们在这里什么也没有做呀,怎么短短几个小时,他们就背弃了信仰呢?”

     
   “因为L身上的味道,是魔女的味道啊。”安迷修看一眼金,缓缓道:“魔女,生于天,长于地,集万物精华,修万恶源泉,可许愿,可交易,行之者身上会附上魔女的气息,被诅咒者更胜。不管是许愿交易还是诅咒,都无比艰难,因为魔女难得一见,常常上百年不露面。虽是如此,世间仍有无数魔女的信徒,只要心有浊念,就会被魔女的气息吸引。”

      
   “所以他们成为信徒不奇怪。令我惊讶的是你,金,你守住了本心。”安迷修微笑着赞许,心里却在想他也不是信徒,为什么没人闻出他的味道不对劲呢?没一会儿他就得出了答案,哦,L就是雷狮,于是信仰L就是信仰雷狮,他不信仰L,但他喜欢雷狮,于是乎他的味道可能和信徒差不多?这真是……

   
   “抱歉打扰了,安迷修先生。我不希望那两个字从除我大哥以外的人口里说出来。”一个人影悄声无息的出现在光源外,幽幽地盯着他。他打开锁,吱呀一声,闪着雷电的铁门开了一条缝。

   
   安迷修愣了一下,他才刚刚被雷狮关到地牢?雷狮这个阴晴不定的性格……也太难捉摸了吧。安迷修叹口气,回头安抚性的对金道:“等我回来。”

    
    
   
    
   
    
   安迷修对雷狮把他关进地牢没什么怨言,雷狮这人疑心重,凡事都往坏处想,当年他上山采果子久久不归,雷狮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急匆匆地跑上山,自己吓自己。现在他们可以说是“第一次”见面,他的身份颇多存疑,雷狮怀疑他不是不可以理解。说到底就是喜欢这种感情加的buff,使好脾气的骑士殿长更生不起气来。
   

   少年把他带到一扇门前,淡淡道:“就是这里,你进去吧。”安迷修低声道谢,推门而入。少年回头看他一眼,垂下的眼睑遮住了眼底的情绪。
    

   安迷修顺着水声一路寻去,最终停在了一个巨大的玻璃门前。

   
   这是一个磨砂玻璃门,里面可以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但安迷修可以隐约看到模糊的水汽由此判断出里面的人大概是在沐浴。

   
   安迷修推门而入。

   
   霎时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空气潮湿且闷热,夹杂着香皂的清香。眼前白蒙蒙一片,安迷修努力眯眼看清水声的源头。

    
   雷狮趴在一个巨大的木桶边缘,直勾勾的盯着他,背后悬浮着一个魔法水球,正源源不断的涌出水来,水声便是从那里传来的。那水看起来很烫,把雷狮浑身蒸得粉红,他却感觉不到似的,眼睛看着安迷修,缓缓从水中站了起来。
   

   先是胸膛。饱錷满的胸錷肌,挺立的乳錷头,全是迷人的粉色,水珠沿着肌肉线条滑落,腹肌,人鱼线,最后隐入下錷体的毛发间。

   
   他勃錷起了。

  
   安迷修脸登时爆红,后退了一步。
   

   “你躲什么。你不想肏我?”雷狮微微皱起眉,像是有些疑惑,他跨出一条腿,从木桶中走了出来,修长笔直的双腿就这么暴錷露在安迷修眼前。

   
   “什……”安迷修简直不知道该把眼神放哪里,话还没说完,两条电鞭从上方蛇一般的绕出,安迷修条件反射的侧身,电流却拐了个弯儿,又朝他的方向袭来。安迷修想凝聚魔力,刚捻起指尖突然想起他的魔力被限制了,一秒不到的功夫电鞭便抽了上来,安迷修做好了见骨的准备,不想电鞭的目标不是他的人,而是他手腕上的手铐。

   
   咔哒一声。安迷修的身上爆发出了极其纯净的火元素和冰元素,浓稠得几乎可以凝结成液态。

   
   雷狮吹了一声口哨,竟然是双属性的神眷骑士!不错的双修对象,既可以满足生錷理錷需錷求又可以满足他与魔女交易而患上的心疾。

     
   安迷修活动一下手腕,骨骼发出清脆的响声,他还没思考出雷狮叫他来是干什么——黑发的魔法师已经走到他的面前,笑着把手按在他的胯錷间,说:“你勃錷起了。”

    
   然后不等安迷修说出任何话,他又接着道:“你看我看錷硬錷了。你喜欢我。”

    
   “……”安迷修握住雷狮想要挑开他腰带作恶的手,惊愕道:“……你想干什么。”
      
   
   雷狮嘴角弯得更深,但仔细一瞧便会发现他的眸中毫无笑意,冰冷得不似常人。他拉着安迷修的手抚摸自己柔錷嫩的大腿肉,咬住他的耳朵。

    
   “肏錷我。”
     
     
   

   
     

   
————TBC————

狮狮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不是单纯的想打錷炮啊!
我真的一写肉就卡[小企鹅流泪]

小广告:  (橘味汽水)预售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