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鱼

踮起脚尖亲吻你所珍爱的一切。

【安雷】论穿裤子的重要性

给青灵!祝我的大宝贝生日快乐!!爱你❤ @青灵不是柠檬🍋
是青灵的私设:吸血鬼安×幽灵雷    原梗戳这里→超可爱的哦

※幽灵雷会在情绪极度不稳定时自动化出腿
※是个取名废
   
     
***
          
      
1.
   今天幽灵先生也非常不开心。

   东区来了个吸血鬼,把他管辖的区域抢了一半,雷狮很不爽,所谓一山容不得二虎,一城容不得二鬼,吸血鬼吃啥?吸血;幽灵吃啥?吸精气;被吸了血的人还有精气吗?没有。所以说这已经不仅仅是管辖区域的问题了,还涉及到了储备粮的问题啊!幽灵先生一气之下,直接把家从墓地搬到了东区,地毯式搜索那只危及他地位的吸血鬼。他要去会会这只吸血鬼,最好把他赶走。

   是的,搜索。幽灵雷狮先生只在吸血鬼刚来的那天感受到过他的气息,之后无论他怎么感知,那气息都像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但雷狮就是感觉,吸血鬼还在这里,没有离开过。

   东区很大,雷狮找了很久,就在前几天,雷狮又闻到了那股气味,黑暗血腥却又带着奇怪薄荷清甜的复杂味道,鬼与鬼之间总有那么点感应,吸血鬼先生的气味在向他友好的示好。我呸,雷狮想,示好也没用,老子才不会把东区让给你。

   于是幽灵先生顺着那股气味一路摸到了一家酒吧。
             
              
        
   人们看不见雷狮,或者说,只要雷狮不化出腿,人们就看不见他。雷狮已经很久没有与人接触了,连与人对视都很少,所以当那双绿色的眸子扫过来,直直的撞进他眼里时,雷狮心下一惊,突然有一种被锁定了的无处可逃的惊慌感,很少有人有事可以影响到他的情绪,在雷狮反应过来前,他已经从空中掉落下来,直直的扑进安迷修怀里。
        
            
          
2.
   眼前漂亮的幽灵突然化出了双腿,从空中坠落,天降的蝴蝶一般落到自己怀里,安迷修下意识搂住了他,幽灵又细又白的两条长腿跪夹着他的大腿,安迷修又下意识摸了一把,既软又滑,瓷器一般美好的触感,安迷修懵了,又一回想幽灵落下来时白衣下反射着莹润光泽的白色,得出一个结论:

   这只幽灵没穿裤子。

   酒吧里大部分人都望过来了。

   安迷修在大脑当机一秒后迅速反应过来,脱下外套裹住那双美腿,把幽灵打横抱了起来,冲挡在前面的人礼貌的微笑道:“抱歉,请让一让,这是我家宝贝,来酒吧和我闹着玩儿呢。”

   怀里的鬼抖了三抖。
        
        
     
3.
   “说瞎话不打草稿啊,吸血鬼先生。把我恶心坏了。”

   “还不是因为你突然掉下来,而且还不穿裤子,你这么想让酒吧的那群人看见你的光腿啊?我可是在帮你哎。”虽然有那么一丢丢的私心,觉得这么好看的腿被酒吧的人看到了太糟蹋了。

   “靠,我以前化腿有裤子的啊,我怎么知道这次没有,而且我根本就没想化腿。”雷狮顿了一下,才不情不愿道,“总之这次谢谢你了,你有什么麻烦也可以来找我,最好快一点,我不喜欢欠人情。”

   安迷修紧紧手臂,把滑下来一点的外套重新盖到雷狮小腿上,笑道:“哎,好。可是我现在没什么麻烦,就先欠着吧。”

   雷狮哼一声,心想你的麻烦可来了。

   “对了,你家在哪儿?”安迷修突然问。

   雷狮很警惕,“你问这个干嘛?”

   “去你家啊,你不打算穿裤子吗?”

   “……我家没有裤子。”

   “……”

   “你盯着我干嘛?我以前又不用腿,当然不买裤子。”漂亮的幽灵一脸理所当然,说得理直气壮。

   “……那就只有去我家了。”
           
            
        
4.
   雷狮试图反抗过,天知道这吸血鬼带他回家是有何居心,但他的挣扎只换来路人的频频侧目,一名英俊的青年公主抱着另一名同样英俊的青年,而且被抱在怀里的那位双腿还被外套裹着,雪白的赤足露在外面,回头率是相当的高。

   “你这么抗拒干什么啊,我只是想带你来换个裤子。”好不容易折腾到家,安迷修无奈的叹口气,翻出一条内裤和一条牛仔裤,递给雷狮,“你试试,应该可以穿。”

   雷狮伸手接过,转个身就地换起来,幽灵先生向来不注意这些,安迷修拦都拦不住。安迷修后退一步,咽了口唾沫。雷狮穿内錷裤的时候腰弯到了底,本就不长的白色上衣便更是什么也遮不住,一双长腿又细又白又直,在灯光下宛如凝脂一般,腿根往上走便是浑圆的臀錷瓣……

   吸血鬼先生迅速背过身,隐藏在棕发间的尖耳朵悄然飘上一抹红。
    
               
         
5.
   “牛仔裤有点短。”雷狮换好了。

   安迷修一眼就看到了雷狮裸露出来的细白脚踝,突然意识到雷狮比他高一点,又想,这么细,感觉他可以一手握住两个。

   “你在看什么?嗯?”雷狮似笑非笑。

   安迷修干咳两声,移开目光,体贴的说,“没什么。还有哪里有问题吗?”

   内錷裤有些大了。雷狮当然不会说出来。他面不改色,“没有了。”

 
   吸血鬼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一直是友好的,雷狮渐渐放下了戒心,答应了吸血鬼的时候请求与他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安迷修家的灯光是暖色调的,装修风格也很温馨,与雷狮的墓地截然不同,不阴森,不冰冷,雷狮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接触过暖意了,没想到一只吸血鬼竟能让他再次体会到。

   “你接下来该怎么办?”安迷修担忧的皱起眉,“你的腿……”

   “不知道啊,总有办法变回去的,走一步看一步吧。”雷狮抱膝摁着遥控器。

   “你……如果……我是说如果,家里没有装修好,或者没买衣服没买裤子的话,可以暂时来我这儿住……我们一起想办法。人多力量大嘛。”吸血鬼的眼里闪烁着希冀的光。

   一股没由来的困惑与危机感袭来,雷狮的本意是想拒绝,但话从嘴出却变成了模棱两可的答案:“看情况吧。”他说。

   “好。”吸血鬼笑起来,莹绿的眸子从电视屏上移到雷狮脸上,始终是温和的,柔柔的,雷狮以前从没见过这样的吸血鬼,感觉新奇得很。

   “哎,幽灵先生,你不是说你欠我一个人情吗?我想好我要什么了。”

   “你要什么?”

   “别紧张,不是什么要紧事。”安迷修笑着说,“我想要——我只是想要知道你的名字罢了。”

   “我的名字?”雷狮眨眨眼,没反应过来。

   “是。你的名字。”那双绿色的眸子十分专注。

   怎么会有这么蠢的鬼。雷狮盯着那双眼睛,那种感觉又来了——扑通,扑通,像是要把心房给砸穿一样。

   果然他还是不能与别人对视啊。

   “我叫雷狮,狮子的狮。记好了,知道我名字的人可不多。”
             
      
              
6.
   今天雷狮也非常不开心。

   为什么呢?

   因为今天他还是没有回复幽灵形态。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是原因是,安迷修跟他说,过几天他要出差,估计要三两天才能回来,然后又教了他一些生活必备小常识。

   算算日子,他在安迷修家住了快一个月了,他已经习惯了有个人陪他吵架看电视打游戏,突然分别确实不习惯。习惯有时候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临走前安迷修千叮万嘱,万分不舍的跟他的幽灵先生告别,并想与幽灵先生来个西式告别吻,被雷狮一巴掌拍开了。

   叫你在人类世界上班,叫你出差。雷狮气哼哼的想。

   过了一天没有安迷修的日子,雷狮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惊奇的发现自己变回来了,他又可以飘来飘去了。真是一个好消息,他可以给安迷修一个“惊喜”。

   于是安迷修一回家就被从屋顶上飘下来并在他耳边吹气的雷狮结结实实吓了一大跳,雷狮见他茫然无措的表情哈哈大笑,捂着肚子在空中飘来飘去。

   真恶劣啊……安迷修揉揉脑袋。

   “我变回来啦,我变回来了!”明亮的头巾跟着主人一起在空中飘荡。

   “啊……”安迷修这才注意到幽灵的腿被灵魂体取代。他握紧拳头,你变回来了,你不再需要我了。他扯出一个笑,“那真是……太好了。”

   那双总是含笑的眸中突然溢出了悲伤,疼得心几乎揪了起来,雷狮被他的情绪变化搞了个措手不及,没反应过来就又从空中摔了下来。

   和初遇的那一晚一样,他从空中坠落,然后落进安迷修的怀里。

   安迷修是扑过去接他的,由于惯性雷狮把他扑到了地上,安迷修被雷狮压得肚子疼,但心里还是窃喜的,你哪里变回来了,明明是个半吊子嘛。当然嘴上不能表现出来,“你干嘛啊光腿的幽灵先生?”

   我怎么知道啊?!他娘的怎么又变回来了啊?!雷狮气不打一处来,张嘴就怼:“我怎么知道我会突然化腿啊?!你生个什么气啊去酒吧吸血的吸血鬼先生?!”

   “冤枉啊!”被幽灵先生断定为去酒吧吸血的吸血鬼先生举起双手,“我很少吸人血的!我更喜欢喝番茄汁!”

   “不是去寻找猎物那你去酒吧干嘛?”

   “那不是合作人约的那个地儿嘛……”安迷修示意雷狮起来,一边领着他去卧室一边道,“没办法啦,雷狮先生,你又得麻烦我一段时间了。”

   “不知道你开心个什么劲。”

   “在下哪里开心了?!”
                    
           
7.
   凯莉小姐是一名魔药师,同时也是安迷修的同事。来安迷修家拿文件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茶几上堆着的零食包装袋,电视上正在播放的动作片以及坐在沙发上漂亮的幽灵,顿时心下了然:要知道,安迷修先生从不吃零食,看电视只看新闻联播。魔药师的眼光十分犀利,看见雷狮的一瞬间就知道这只幽灵魔力不稳。

   心神不定,所以魔力乱冲撞。

   她不介意帮帮她的同事安迷修,捣捣乱也无妨。凯莉坐到沙发边,拆开一盒巧克力棒,雷狮的目光扫过来,轻轻的落在包装盒上,凯莉低头一看,包装盒上印着一男一女对吃巧克力棒。

   “这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吃的吃法哦。”凯莉笑起来,眼眸弯弯。

   雷狮的耳朵动了动,面无表情的移开目光。

   “这位先生,您是否有什么困扰?比如……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之类的。哦,哦,别用那么凶的眼光看我啦,别紧张,我是一名魔药师。”凯莉站起来,幽暗的深眸直视那双紫眸,一字一顿,“你也许很在意一个人。有没有过这种感觉?tokitokitoki——”她顿了一下,观察幽灵先生的表情变化,又重新笑起来,“直视你的心,你就痊愈了。”
              
           
   什么意思。雷狮深深皱起眉。……我的心?雷狮捂住心口。

   和凯莉对视时——他并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那盒巧克力棒静静躺在沙发上。
                       
             
8.
   送走凯莉,安迷修回到房,雷狮正在打游戏,嘴里叼着根巧克力棒慢慢地吃,见他进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猫儿一般的盘膝坐在沙发上盯着他,安迷修被他盯得发毛,他早就受不住幽灵先生那双紫水晶的凝视了,心里痒痒的。他清清嗓子,“再看你方的塔就要被推啦?”

   “啧。”安迷修不明白那张精致的脸上为何突然出现了恼怒的神色,他好像并没有说什么得罪幽灵先生的话,幽灵把手机扔到地毯上,含含糊糊的说——口中的巧克力棒一翘一翘的——“过来。”

   安迷修被萌出一脸血,身体闻声而动,听话的走过去。

   安迷修最后在雷狮面前站定,雷狮仰着头,依然盯着他,嘴巴因为叼着巧克力棒而微微嘟起。安迷修与他对视良久,终于忍不住了,一头雾水的问,“有事吗?”

   ——幽灵先生更加恼火了,他从沙发上蹦起来,一边含糊的骂安迷修一边揪着他的领带把他往自己身上拽。“你好烦。”雷狮最后一句骂道,然后巧克力棒的另一端戳到了安迷修的嘴巴。

   安迷修顾不上被戳得生疼的嘴巴,震惊地瞪近在咫尺的雷狮,雷狮不甘示弱的瞪回去,并张嘴咬了一口巧克力棒。咔嚓一声,巧克力棒被另一边的人向前怼,戳到了牙齿,安迷修下意识张开嘴,也咬了一口。

   雷狮那张脸,远看很好看,近看更好看,看着看着没留神,巧克力棒吃完了,两个嘴巴碰到了一起。谁也没有分开的意思,便搂在一起亲了个爽,一开始雷狮还张牙舞爪的,咬破了安迷修的舌头,后来越亲越没劲,被吸血鬼按到了沙发上入侵我方领地胡来了一通。
            
                  
   雷狮化出了幽灵形态,裤子自动脱落,但被安迷修压着他也飘不起来,干脆自己化腿,在安迷修腰间蹭啊蹭。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双唇分离时拉出了一根银线,雷狮喘了一口气,说的第一句话是:“安迷修你看我自行化腿的裤子比你的裤子好看多了。”

   “……”酝着漩涡从莹绿化成猩红的眸子缩了一下,安迷修强行掐断了本体的转化,痛心疾首,“你就想说这个?”

   “我还要说什么?”身下的幽灵迷茫的眨眨眼,突然变了脸色,凶狠的揪住安迷修的衣领,“难不成你不喜欢我?”那你为什么收留我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安迷修低头在雷狮嘴巴上亲了一口,赶紧表明心意:“我喜欢你——哦,不,应该说,我爱你。”最后三个字被压得极低,尾音喑哑,撩人又动听,雷狮满意的扬起眉梢,腿又在安迷修身上蹭了蹭,“我也……”

   “雷狮。”安迷修的双眸彻底转为血红,极近的锁定雷狮时竟会让他产生危机感,同时雷狮注意到安迷修张唇说话时上下两排牙齿间出现了突兀的锋锐的犬系尖牙周身温和的气势也变了,猩红中一圈一圈的漾着漩涡。雷狮把吸血鬼稍微推开了点,“干嘛?”

   吸血鬼抚上他的脸,缓慢地眨了下左眼:“你的脸红了。”

   手移到颈间。“脖子也红了。”

   吸血鬼的吻落下来。

   “忘了说,吸血鬼的唾液,有催情的效果。”
             

         
               
————FIN————
        
没了!

如果青灵还想看的话我就……
         
          

评论(8)

热度(446)